家電維修技術交流

 找回密碼
 請使用中文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新手快速入門新手學發貼無法收到EMAIL郵件禁發廣告貼
舊版論壇老用戶無法登錄版主申請維修聯盟網站大事記 
查看: 259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收起左側

[灌水] 玩劍俠玩出來的孽緣

[復制鏈接]

該用戶從未簽到
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08-7-22 09:32:00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分享到:

馬上登錄【中國家電維修聯盟論壇】獲取更多更全面的信息!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請使用中文注冊

x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&nbsp;&nbsp;&nbsp; 玩劍俠玩出來的孽緣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  <br/>  在劍俠中,他叫“劍倚斜陽”,她叫“青袖招蝶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華山頂上,在那一抹斜陽里,倒插的七尺劍泛著溫柔的光芒,他端坐一旁,癡癡的看著她飛揚著長袖,攜一只七彩的蝶,笑魘如花,輕歌曼舞。這就是劍倚斜陽和青袖招蝶共同描繪的一幅畫,他們夢里夢外一起追尋的畫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從剛剛認識他們的時候開始,就聽到劍倚斜陽不厭其煩的這樣描述,而青袖招蝶總是靜靜坐在一旁聽著,沒有太多明顯的表示,只偶而會站起身來,走近斜陽的身邊坐下,不發出一點聲響,生怕打斷了斜陽的思緒。<br/>  在桃源183/205的那段日子里,我、劍倚斜陽、青袖招蝶、斷刀無痕、一劍立天,始終在一起升級、聊天。斜陽80級,青袖和其它人差不多,都是60多級,我最低,當時是50級剛出師。劍倚斜陽級別高,所以打怪的主要就是他,偶而斷刀會幫下忙。剩下的人都是混經驗的.<br/>  我一般晚上八點上線,有時候人都到齊了,有時候就只有斜陽和青袖在。青袖通常是坐在那棵桃樹下,斜陽在打怪。最遲到到9點,大家也就來了。<br/>  那天我提前到7點上線,只有斜陽和青袖在,其他人還未到。我習慣性的和斜陽、青袖分別打招呼。斜陽說青袖在加班,掛機呢。我說少有啊,青袖忍心把你一個人丟下。斜陽笑了笑。<br/>  我問斜陽:“你和青袖是不是本來就認識的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說:“豈止認識啊,她是我老婆,現實中的,真正的老婆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我恍惚大悟,“怪不得。你們好興致啊,兩夫妻一起玩劍俠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坐了過來,就在青袖的旁邊。在剩下的時間里,斜陽沒打怪,只是偶而有狐貍過來攻擊青袖或我的時候,站起身將它消滅。我們在用隊聊聊天,聊了很多,主要是他和青袖的事情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說:“我們倆是一對苦命鴛鴦啊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原來斜陽和青袖是青梅竹馬的一對,從中學、大學都在一起。但由于斜陽家境原因,青袖父母一直反對他們倆在一起。畢業后兩人沖破各種阻隔結了婚。青袖家里在當地給她安排了一個公務員工作,而斜陽迫于無奈,只身南下打工。新婚離別,其情形可想而知。但兩人從來沒有因此而后悔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喜歡玩劍俠,青袖本來對游戲是毫無興趣的,后來也來了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說:“青袖不是在玩游戲,她只是為了能天天見到我。”他說:“月影,你看她從來沒打過怪,其實她根本沒加武功,68級了,什么武功都沒加。但她的上線時間決定比你月影雙飛要長得多,在整個三區二服,這樣玩游戲的也就只有她一人了”。<br/>  斜陽沉默了,我也不知說什么好,完全呆住了。這時候,斷刀、一劍、慕容也陸續上線了。大家都沒出聲,只是聽斜陽述說著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“她沒有覺得無聊。青袖說了,在現實中我們要相隔兩地,那就讓我們在劍俠的世界里長相廝守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只有晚上才能上線,六點下班,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回到他狹窄的住處上線,很多時候連晚飯都顧不上吃。但每一次,青袖總是要早過他。斜陽知道,青袖每天都在等這個時候,等著斜陽的到來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說:“其實青袖經常都在線上。我有時白天也會抽空上來,偷偷的跑到這里,很多次,看見她一個人坐在這棵桃樹下,靜靜的坐著,頭上都冒Z字了,但我知道她在,狐貍來攻擊她的時候,她就會站起來跑開,過后又跑回來繼續坐著。盡管她明知道,這個時候我是不可能上來的。她寧愿等著,一直這樣等著,直到我上來。”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“我躲著,看著她,心里鉆心的痛。我以為我是多么的想她,可是跟她比,我的思念又算得了什么呢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聽著聽著,我只感覺心里陣陣發酸。我想按理應該勸說兩句的,但說什么呢。其它人也都不出聲。斜陽并未理會我們,自顧的說著。我想他心里很苦,有些話無法向人傾訴,當然更不可能對青袖說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“至從青袖玩劍俠開始,我們就一直在這個地方沒離開過。她說她喜歡這里的桃花。我要帶她去華山圓夢,她也不干,她說,她現在已經在夢中了,去了華山說不定夢就醒了,她不想這么快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“我不懂她這話是什么意思,但我聽她的。呵呵,我快90級了,我現在只有400多經驗值,但我聽她的,只要她愿意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這個時候,斜陽說的話開始明顯沒有了章法,東一句西一句,重復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“在現實中我們要相隔兩地,那就在這里長相廝守吧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斷刀密我:月影,我感覺很傷心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一劍密我:受不了了,誰能幫幫他們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“呵呵,大家怎么啦,受我影響了。”最后,斜陽說:“其實沒什么,能這樣我們其實也很開心。我們一樣能天天見面啊,你們不知道,我和她都是背你們密聊的,在談情說愛呢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站起身來清完了怪,又說:“我要加緊時間升級,青袖說她喜歡《天地無極》,我要盡快把她帶到80級,給她買本書,然后幫她練90級技能。她說了,等天地練成了,就跟我上華山,去看斜陽的。”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“等我有了錢,我就接她過來,好好的過日子。我要用一生來補償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到這個時候,氣氛終于稍有緩合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斷刀說:“好,我來一起打,多打點經驗,讓青袖早日學成天地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一劍也站起身來,“好,我也來。離遠點不分經驗值了。丐幫賺錢多,我去那邊打,多打點錢出來給青袖買書埃”<br/>  斜陽說:“呵呵,那謝謝大家了。一劍不用去,錢我存夠了,你那兩條龍打起來辛苦。月影就坐著,幫我看著青袖,有狐貍就擋一擋,通知我們過來消滅它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我抹一把眼淚,說:“好,包在我身上,就算我掛也不會讓青袖掛的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從這以后,斜陽和斷刀不停的清怪升級,我則守在青袖身邊,見有狐貍過來就沖上前去用玄一無象引開,這中間我掛了無數次。一劍就在不遠處打寶打錢,收到好東西就給青袖戴上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漸漸的,青袖也比以前開朗了,話也多了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應該說,一劍的貢獻最大。他是個很活躍的人,他私下對我們說,我們要努力制造點氣氛,讓青袖不再單純為了見斜陽來玩這個游戲,要讓她喜歡上這個游戲,開開心心的和斜陽一起玩游戲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一劍發現青袖喜歡看我們幾個一起屠殺別人。他想出了很多壞點子,比如把他朋友叫過來說有好東西送,然后就叫我們一起開PK,來一個殺一個;還騙人說便宜賣極品,把人騙到這里來交易,然后又把別人殺回去。每次都把青袖逗得哈哈直樂。后來還加了八卦,PK時我們就讓她先暈人,然后一擁而上,把人砍翻在地。這個時候的她,完全是一個調皮的小女孩的樣子,在我們身邊跳來跳去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最記得有一次,我們終于把事情搞大了,被二十幾個人追殺,掉了很多經驗,一劍由于PK值太高,還被爆了一頂回血4的帽子。后來,對方把我們幾個圍困在桃源的廣場上出不了門,那場面真是可憐兮兮的。但我們卻還是不住口的調笑,等著對方散去才出來打怪。盡管這樣,我們還是天天故技重演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斜陽也不象以前那樣一上線就埋著頭打怪,現在多是坐在青袖身邊,兩人在私下里說著悄悄話。一劍和斷刀級別高了,逐漸擔起了打怪的任務。我也開始能象斜陽那樣,切換著八卦和無我,讓怪一片片的倒下。而且我們還讓斜陽和青袖白天也掛在這,一劍、斷刀和我輪番上來打怪。有一次,一劍疏忽,讓他倆死成一堆,被我和斷刀罵得狗血淋頭。青袖連說沒關系。我們還準備等青袖80級了就建立一個幫會,讓斜陽當幫主,青袖當壓寨夫人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 很明顯,青袖開始真正玩起了劍俠,一天到晚在研究技能加點。而且任性的很,完全不聽我們的指點,亂加一氣,害得我們四處找水晶幫她洗點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終于,那一天,青袖79級了,我們預計,到明晚10點鐘的時候她就升80級了。這天晚上分手的時候,大家湊足了3000萬,讓一劍明天一大早去買《天地無極》技能書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青袖說:“一劍辛苦你哦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12點鐘時,一劍和斷刀下線了。我準備走時,桃源忽然下起了雨,嘩啦啦的亂響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青袖說:“月影,早點回家吧,別讓雨淋著了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然后又在隊聊里冒出“親受的,晚安”的字樣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我起哄:“哦,忘了換密聊啦,被我看到了。好肉麻哦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青袖說:“討厭”。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我嘻笑著:“好啦,你們慢慢纏綿吧。我走了88。”</font></p>
<p><font face="Verdana">  </font></p>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!支持! 反對!反對!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請使用中文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Archiver|手機版|網站地圖|資料列表|網站XML|板塊XML|大眾電子網 ( 粵ICP備09021106號  
深圳市深威志電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站長QQ:17158聯系站長請點這里
粵ICP備09021106號

GMT+8, 2019-11-19 23:43 , Processed in 0.063659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金蟾捕鱼手机版单机 河北11选5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沈阳四冲游戏下载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足彩17163期投注策略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视频 河南股票融资 山东快彩乐老11选5 福彩开奖结果双色球145qi 永利棋牌游戏平台 摩尔快乐飞艇 981棋牌娱乐app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3d预测计划破解版 青鹏棋牌大厅下载3.0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